谷一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yezicong

大家对老毕不雅视频事件怎么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1 01: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scyp1593 发表于 2015-4-10 17:35
身为共产党员却大骂共党,一个部队培养出的文艺人却大骂解放军......想清高,可又同流合污,想体制外,可又 ...

看着痛快。
发表于 2015-4-11 11: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scyp1593 发表于 2015-4-10 17:35
身为共产党员却大骂共党,一个部队培养出的文艺人却大骂解放军......想清高,可又同流合污,想体制外,可又 ...

能怪谁呢?

现在发展d员标准是什么?也就领导个人喜好了!

看看当年苏d员人数吧,到关键时候派什么用场?!
 楼主| 发表于 2015-4-11 12: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ezicong 于 2015-4-11 12:26 编辑
scyp1593 发表于 2015-4-10 17:35
身为共产党员却大骂共党,一个部队培养出的文艺人却大骂解放军......想清高,可又同流合污,想体制外,可又 ...


93兄有正义感和血性,兄弟我历来是佩服的,不过还是有点激进之嫌。
我知道你崇拜太祖,但你毕竟没有在太祖治下生活过,缺乏切身感受的。不说延安肃反和别的,就拿三年自然灾害来说,保守估计天朝就饿死了好几千万人,鬼子在天朝可能都没杀这么多人。即便这只是技术性错误,而不是方向性罪恶,那也是罪孽深重啊。老毕说他把我们害苦了实在不算过分的。
我其实无意辩论,争个对错,我只是跟你探讨,探讨的话总不必死守各自论点不放了吧?我觉得每个人的观点都不是绝对正确的,需要不断反思改进的,我不指望说服你,但求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
发表于 2015-4-11 18: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race小意 于 2015-4-11 18:17 编辑
yezicong 发表于 2015-4-11 12:24
93兄有正义感和血性,兄弟我历来是佩服的,不过还是有点激进之嫌。
我知道你崇拜太祖,但你毕竟没有在 ...

其实完全可以忽略讨论这个

关键在于毕福剑作为一名公众人物、作为d员、作为在ccav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看看新加坡怎么处理批评李光耀的学生吧。

或者有人说他私下行为,告密者无耻,大家难道不知道名人无隐私吗?!

可以肯定毕就此被边缘了,我对他本来就无好感,现在更不同情!
发表于 2015-4-11 19: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事,在网上,在任何地方,我都没有发过任何评论,在这里,我提一下,虽然,谷一之家并不适合讨论这个问题,但我想提一下,应该不算过分.

首先,我表明一下,自己的观点,我赞成改革开放,支持市场经济改革,认为邓小平是伟大的历史人物.坚决反对文革及其它左倾错误.但是我仍然对毛持有全面的敬意,因为他是开天辟地的一代伟人,邓的改革也是在他建立的基础平台上进行的.

从我的思想感情上去感受,完全不能接受毕某人的辱骂行为.

我知道,有许多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对毛有比我更强烈的敬意,他们的反应可想而知.我知道,毛的很多底层支持者都处于边缘化的境地,是地道的弱势群体,毕毫无顾忌的辱骂实际上也反应了精英阶层对底层民众的漠视.

关于毕的行为,网上分裂成完全对立的两派.

这个事件中没有什么告密者,啥叫告密者,告密者应该是向权势阶层揭示密秘,而这个事件中,只是有人把视频发到了网上,发现它并强烈反对的都是网民,然后央视才不得不作出了反应.企图以谴责告密者的方式为毕开脱没有什么说服力.

如果毕是公知,或是右派自由知识分子,那么他骂什么我都不会去反驳,这样的人现在到处都是,但毕不是,毕是党员,工作在党的喉舌部门,享受着体制内的一切便利,可是他对党的领袖,对体制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之意,是的,那些言论是在一个私下的场合,但越是这样,也就越真实地反应了他的内心.

我不赞成让老毕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在这一点上,中国应该比新加坡要开明一些.
但是央视应当封杀他,这是单位的内部自律,央视的党组织应当严厉处分他,党内没有特殊的党员.

骂毛不算他有种,他退党,辞职去做公知才算他有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1 20: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ezicong 于 2015-4-11 20:22 编辑
听歌者 发表于 2015-4-11 19:46
此事,在网上,在任何地方,我都没有发过任何评论,在这里,我提一下,虽然,谷一之家并不适合讨论这个问题,但我想 ...


你好听先生,虽然你许多观点我不同意,但还是很高兴你能发言,你具体说什么还是是次要的,关键是你发言了。能请动你的大驾,也说明我这话题找得着实不错。
你对毕某的处理意见,我则完全赞同,拿弹丸小国的野蛮做法当做我天朝上国之楷模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发表于 2015-4-11 20: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yezicong 发表于 2015-4-11 20:21
你好听先生,虽然你许多观点我不同意,但还是很高兴你能发言,你具体说什么还是是次要的,关键是你发言 ...

也向您问好,我从未离开谷一之家,只不过发言少些.
发表于 2015-4-12 07:13: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毕副剑吧被关了,大家说话当心点。
发表于 2015-4-12 23: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grace小意 发表于 2015-4-9 13:10
交友不慎

谈谈,你说话也当心哦。虽然楼主是你老弟

应当是为朋不端,遇上‘黄文炳’了.
发表于 2015-4-13 10: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cyp1593 于 2015-4-13 10:24 编辑
yezicong 发表于 2015-4-11 12:24
93兄有正义感和血性,兄弟我历来是佩服的,不过还是有点激进之嫌。
我知道你崇拜太祖,但你毕竟没有在 ...


        叶兄的话让俺反思,话说俺不能算激进,只是说话太直接了,这点可能有时让别人有点觉得不舒服,这个问题其实还是水平有限,以后当努力改进。不过也是性格秉性而已,虽说话糙理不糙,但容易得罪人,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别在意,只对观点不对人哈,论坛论坛,也就是图个热闹。
        一个歪瓜裂枣的毕某人闹这么大个动静,不说两句有点对不起,如果如他所说GD、毛、解放军都是逼养的,他一个当过兵、又是党员的毕某人又是什么养的?
中国人民解放军始终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好的军队之一,谁敢说不是?难道是美国的大兵在保护他毕某人和他拥护者头上不落下炮弹、享受和平?真是世界上的奇观。
    我也不指望说服谁,既然有人说毕人有言论自由、想骂谁骂谁的权利,那也别剥夺别人骂他的权利。
    至于提到了几千万人之说,我得说老兄几句,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相信那些鬼话,下面随手粘点有关的资料,有兴趣不妨浏览一下,有关这方面研究的东西多得很,只是主流媒体和喉舌媒体不会刊登,奇怪吧,恨死GC的媒体和GC的媒体都不愿意、不敢刊登相关的材料,耐人寻味吧。俺相信有人说的话,为什么过去包括文革的档案不敢公开,因为一旦公开,将颠覆人们几十年来的观念,毛的形象将比现在更完美。
        听歌者说出了俺想说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话(还是水平问题哈),骂毛不算他有种,他退党,辞职去做公知才算他有种。
发表于 2015-4-13 10: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cyp1593 于 2015-4-14 15:47 编辑

     三十年前,有人掀起了一场恶意诋毁毛泽东的运动,编造说在1958年至1961年中国的大跃进时期有2700万至3000万人在饥荒中饿死,造成了广泛的恶劣影响。这些恶意攻击的始作俑者,是北美的两个人口学家,AJ科尔(1982年发表的'1952-1982年中国人口的迅速变化'的作者)和朱第思班尼斯特(1987年发表的'中国的人口变化'的作者)。这两名人口学家得出了耸人听闻的结论,可是却没有人愿意花功夫去了解一下他们是采用怎样的十分可疑的研究方法得出这样的结论的。这些所谓'估计'后来又被阿马提亚森(译者注:印度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广泛宣传。


   但是,2004年,美国中情局解密的1961年和1962年相关文件中显示,我国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没有出现全面大饥荒”,也没有“发生像旧中国那样司空见惯的大规模饿死人的现象。”
  “中国人口大量死亡”之说在西方广为流传归功于三个人,他们就是柯尔(Ansley Coale)、 艾德(John Aird )和贝妮斯特。
  柯尔在美国人口统计学界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1980年代他出版论述中国的书时任职于由洛克菲勒基金会出资成立的人口研究办公室(Office of Population Research);
  艾德曾是美国人口普查局(U.S. Bureau Of The Census)研究中国的专家,1990年他写了一本书,由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出版,该所就是个推动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机构,这本书叫做《屠杀无辜》(Slaughter of the Innocents),批评中国的一胎化政策;
  贝妮斯特也曾是美国人口普查局的员工,她从该职告假写书,书中讨论到「大跃进」的死亡人数,艾德读了该书的清样并提供建议。(详细见附文)
  关于新中国60年代的饥荒问题,到底是1960年代CIA的文件准确,还是1980年代供职于政治性极强的美国机构中的人员编写的数据真实?以下资料供读者参考:

  1961年的CIA文件见:http://www.foia.cia.gov/sites/de ... /DOC_0001098172.pdf
  这份文件前两页是美国中央智库在说CIA、美国国务院、陆、海、空三军、联合参谋、参谋长联席会、NSA参与了这个文件的编写、情报收集、整理等工作,以及这文章的各种注意事项什么的。这文章是1961年4月4日内部发表的,直到2004年6月才被允许公开。
  第3页,正文开始:

  The Economic Sitution in Communist China

  共产中国的经济形势

@无为李爷截图

  The Problem

  问题(说白了就是“这文章是干嘛的”)

  To assess current Chinese Communist economic difficultie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food situation, and to estimate their economic and political consequences: (a) over the next few years, and (b) in the event 1961 should prove a poor crop year.

  特别参考了食品(供给)状况,评估现在(1961年)中国的经济困难,以及预估了他们(指中国)的:(a)往后几年经济和政治走向,(b)1961年应该还是个荒年

  Conclusions

  开头小结

  1.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is now facing the most serious economic diffculties it has confronted since it consolidated its power over mainland China. As a result of economic mismanagement, and, especially, of two years of unfavorable weather, food production in 1960 was little if any larger than in 1957 -- at which time there were about 50 million fewer Chinese to feed. Widespread famine does not appear to be at hand, but in some provinces many people are now on a bare subsistence diet and the bitterest suffering lies immediately ahead in the period before the June harvests. The dislocations caused by the "Leap Forward" and the removal of Soviet technicians have disprupted China's industrialization program. These difficulties have sharply reduced the rate of economic growth during 1960 and have created a serious balance of payments problem. Public morale, especially in rural areas, is almost certainly at its lowest point since the Comunists assumed power, and there have been some instances of open dissidence.

  1. 中国GCD政权正在面对掌握中国大陆大权以来最严峻的经济困难。在经济管理错误的结果之后,尤其是经历了2年的自然灾害,1960年的相对(人均)农业产量少于1957年 – (因为)这年(指1957年)的人口(比1960年)少5千万(意思是1960年比1957年多了5千万人口)。但是,(中国)并没有出现全面大饥荒,只有在部分省区很多人只有仅供生存的食物来熬过6月收获之前的艰苦时期。这个(经济上的)混乱是“大跃进”和“苏联召回在华技术人员中断了中/国的工业化计划”造成的。这些问题大幅降低了196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而且导致了严重的收支平衡问题。公众的干劲,尤其是农村,降到了GCD执政以来的最低点,而且出现了一些公开(发表)不同政见的情况。

@无为李爷截图+注释


  2.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has responded by giving agriculture a higher priority, dropping the “Leap Forward” approach in industry, and relaxing somewhat the economic demands on the people. Perhaps the best indicator of the severity of the food shortage has been Peiping’s action in scheduling the importation of nearly three million tons of food-grains during 1961, at a cost of about $200 million of Communist China’s limited foreign currency holdings.

  2. GCD政权的反应是优先解决农业问题,停止工业“大跃进”,以及放缓人民的经济内需。或许最好的显示食物短缺问题严重性(的事件)是1961年北平在仅有的一点外汇中拨出大约2亿美元进口了近3百万吨食用谷物。


  3. While normal crop weather in 1961 would significantly improve farm output over the levels of 1959 and 1960, at least two years of average or better harvests will be required to overcome the crisis and permit a restoration of the diet to tolerable levels, some rebuilding of domestic stocks, and the resumption of net food exports. If Soviet technicians in large numbers do not return to China, industrial production is likely to increase about 12 percent annually, as compared with about 33 percent in 1959 and 16 percent in 1960.

  3. 虽然1961年的正常气候会使农作物产量较1959和1960年有显著增加,但是度过这个难关、饮食恢复到正常标准、恢复国库(粮食)储备和之前的粮食净出口量预计至少需要两个平年或丰年。如果没有大量苏联技术人员回到中国(注:之前苏联撤走了大量在华技术人员),(中国1961)年工业总产值可能会增加12%,而1959年的工业总产值增幅为33%,1960年为16%。


  以下为美国智库YY部分

  4. If 1961 is another poor crop year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effects for Communist China are likely to be grave. There probably would be no increase in gross national product (GNP) in 1961, and growth prospects for later years would also be affected. Unless there were substantial food imports, malnutrition and disease would become widespread, and a considerable amount of starvation probably would occur. Public disaffection probably would become a major problem for the regime, perhaps forcing it to undertake a massive campaign of threats and terror. It is unlikely even in these circumstances, however, that public disaffection could threaten continued control of China by its present leadership.
  4. 如果1961年又是一个荒年,这会对共产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产生极其严重的影响。1961年的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NP)估计不会有增加,往后几年的经济增长前景也会受到影响。除非(GCD)大量的进口食品,否则可能会出现普遍的营养不良、疾病和饥荒。民众的不满将会成为这个政权的主要问题,或许会迫使它采取大规模的威胁和恐怖活动。虽然以上状况(指TG威吓群众)甚至在这些情况下(指民众极端不满)都不太可能会发生,但是民众的不满情绪可能会危及到中国现在(指1961年)的统治政权。(吐槽:美国的中央智库居然开始YY)
  5. We do not believe that Peiping would accept food offers from the US even under conditions of widespread famine.
  5. 我们(指美国中央智库)认为北平不会接受美国提供的任何食品,包括在大规模饥荒的情况下(吐槽:根本是你们绝对不会提供,真特么不要脸)
    6. We do not believe that even famine conditions would, in themselves, cause Peiping to engage in direct military aggression. Such difficulties probably would, however, prompt Peiping to avoid actions which would exacerbate its relations with Moscow.
  6. 我们(指美国中央智库)认为甚至是在大规模饥荒的情况下,也不会导致北平直接搞军事进攻。但是,这种大困难会使北京避免做出恶化中苏关系的举动。


  2004年披露的关于中国1962年的CIA文件请见:http://www.foia.cia.gov/sites/de ... /DOC_0001098211.pdf
  1962年,CIA再次做出结论:中国1961年的粮食产量仍低于1957年,但是人口继续增加,多了6000万。一减一增,生活困难是难免的。不过,由于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领导全国人民建设新中国在过去十年取得了巨大进步,交通设施的改善加上有效的协调,虽然一些地区的群众正遭受饥荒,但是,并未发生像旧中国那样司空见惯的大规模饿死人的现象。


       有些截图显示不出来。没想到是中情局无意中当了一回自干五。
        有关国内很多学者的研究成果也很多,有兴趣不难找到。用常识来说话,几千万人是什么概念?用平均人口来说,每十多个人中间就有一人家里死过人,五、六十年代的人还健在,无论单位也好、朋友圈也好,有谁听说过谁家里当年死了人、死了多少人吗?这还是用的平均数,如果按受灾严重的河南、安徽和四川三省来说,那几乎每个县怕都要尸横遍野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事,健在的人和他们的后代能不一清二楚,可是有谁说过尸横遍野的情况。很多事情,以前都认为天经地义,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国内的有些人包括领导人、媒体和公知,怀着各种目的让这种毫无严谨性的结论不怕放大,几十年来不断叠加,最终几乎成了一种共识,很不幸,也很可悲。


发表于 2015-4-13 10: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看看一下类似毕某人的事情发生在其他国家时当事人的结局:2013年10月,中国一女子撕毁前国王西哈努克画像,被柬埔寨人强制下跪道歉,并被当地法庭判处监禁1年,同时被下令驱逐出境。2014年11月,泰国一名电台主持人因被认为诽谤王室,被判入狱5年;同期新闻:泰国一名学者被控侮辱古代泰王,面临最多可达15年的监禁。今年3月,新加坡一16岁少年因批评李光耀独裁而面临最高3年刑期,另一少年因造谣李光耀去世面临十年监禁。
  有人说,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可以随便辱骂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拿美国来说,在阿拉巴马州,因为电视直播奥巴马演讲而中断了橄榄球赛的转播,一个大学橄榄球队员便发了个微博,说“把这黑鬼从电视上赶走吧,我们要看足球赛”,随即,他被球队开除。在路易斯安娜,一名52岁的中学老师在学校走廊张贴了一位八年级学生画的一张貌似是奥巴马脑袋中了一枪的漫画,然后这位老师就被解雇了;今年3月,美国一资深主持人在节目中调侃了一下奥巴马夫人米歇尔的长相,随即便被服役17年的公司解雇。
  事实上,美国总统、英国首相等西方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只是给大资本家们打工的高级打工仔,而毛泽东对于中国,他既是这个国家的主要缔造者和第一任领导人,更是这个国家的象征,也是中国共产党的象征,而且还代表着很多人的信仰,对毛泽东的侮辱,其危害性远远大于侮辱像卡梅伦这样的政府首脑,也远大于像奥巴马这样的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日本的天皇仅仅具有象征意义,但是日本人绝不会允许对天皇声誉的损害。1935年,中国《新生周刊》发表涉嫌诽谤天皇的《闲话皇帝》一文,引起日本侨民强烈抗议,日本驻沪领事向上海市政府递交照会称:该文对天皇大不敬……希望中国政府对此案立即审慎处理。两个月后,该杂志主编杜重远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
发表于 2015-4-13 10: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cyp1593 于 2015-4-13 10:53 编辑

    再摘几篇相关的文章,有兴趣可以浏览一下。      
        要说的是,毕福剑前脚在道歉里说要“严于律己”,后脚他的这条微博就被能量巨大的网络水军“保护”起来,事后也得到了大量网友提供的关于此条微博的评论和转发数量急遽变化的截图,总结起来,保护方式主要有以下3种:
  其一,毕的微博一发出,马上海量的挺毕水军评论就跟上,最猛烈时是1条转发配3条评论,而且几乎一水是挺毕的,蔚为大观之至,最高的转发最后达到5万多,评论数量达到十几万。
  其二,当这条微博下面的转发、评论表现太过抢眼时,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水军操纵后,我们又看到了微博上的另一种奇观,删评论,你就看原来那十几万的评论数量在大约1个小时里被从十几万删到5000多,试想如果这些真的是毕自己删的,他如何有这么快的手法?
  其三,拒绝网友真实评论。就在毕福剑那条道歉微博不断被人删除评论的同时,亦有大量网友想跟着评论,但大家都发现此条已被设置了特别的保护,页面会向想留言者显示,你的评论违反了微博条例的某某项云云;很明显,想要做到这一点,一般的第三方水军公司应该是没有本事的,所以,某些网站内部的某些人是不是参与其中,也一样令人想像。
  可以说,4月9日晚上,关于毕福剑这条道歉微博后面评论数量的变化,其实已经显示出,未来,只要拥有强大的网络水军,并且拥有互联网媒体公司的暗中支持,另一种通过网络手段实施的“颜色革命”,其实是条件充分的,什么叫民意?只要我有强大的网络水军,再有互联网公司的倾力支持,那还不是想刷多少民意就刷多少民意!想支持谁就是谁!想删谁就删谁!而从毕福剑的明明是一个道歉内容的微博,仍然敢于肆无忌惮地使作水军点赞、删评论和设置保护这些怪现象看起来,这更像是一次网络颜色革命的小型路演。
        有人为毕福剑辩护也乱了方寸,逻辑混乱、自打嘴巴,比如“告密”。可是“告密”都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把某人的言论录像放上网公布于众算哪门子“告密”?  如果硬说这是“告密”,那么把国家军事机密放上网、“狗仔队”偷拍名人隐私放上网又算什么? “公知”们为什么从来不义愤填膺大张旗鼓谴责这些“告密”?   声嘶力竭骂了半天,对“告密”和“揭露”、“公布”的逻辑含义都没弄清,哭了半天还不知道谁死了。
发表于 2015-4-13 11:57: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据我所知毕已经辞职了。话题也很敏感,大家散了吧。
发表于 2015-4-13 13:4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紧紧是因为他是公众人物所以引起关注,普通人说都不是事儿。
发表于 2015-4-13 17: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姥说滴好——人猖木(没)好事,猪张(狂)挨刀子!
发表于 2015-5-1 08: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喜欢他的节目 不播了我很开心。就事论事,作为名人 尤其是公开场合说话要注意。尤其在有外国友人的时候 给中国人的影响是很不好。我支持封杀!这不是没有言论自由。毕竟他是中央台的主持人,同时又造成了如此不好的影响
QQ3群:161723233
发表于 2016-10-4 18: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自己的领袖都没有最起码的尊重,可以看出这些人的素质如何!
发表于 2017-1-10 18: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为共产党员却大骂共党?
发表于 2017-1-21 22: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在做天在看,不作不死。报应!
QQ3群:1617232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范增题字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liguyi.com

GMT+8, 2020-3-30 04:40 , Processed in 0.30652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